当前位置:主页> 热文 > 楚虽三户可亡秦
楚虽三户可亡秦
时间:2018/2/1 来源:本站作者: 被查看: 421次
楚虽三户可亡秦

       三坊七巷归来,迟迟不敢动笔。特别是住三坊七巷那晚,更是如此。在凝重深厚的文化气场下,坚持了多年的每日随笔,确确乎乎竟无语凝噎了,怎么办呢?面对厚重的历史文化的背影,绝对不能班门弄斧。原本想剑走偏锋,从三坊七巷尚缺一幅类似陈逸飞《故乡的回忆--双桥》--周庄的名画,与之相配,而浅提建议,予以蒙混过关。殊不知这种偷懒的小聪明,不足以文,所以,还是不要动笔的好。
     今天早上,有点天马行空,先从梁漱溟的父亲--"以死殉清"的梁巨川先生,读到了梁启超先生梁任公,又从梁任公先生这位民国清华四大先生,读到了王国维静安先生,以及梁巨川之于王国维先生,类似屈原沉江之殉道,似乎好像灵光一闪,忽然想到了三坊七巷的严复,若与梁任公启超先生之比较,对照对于近代中国的思想启迪,或许别有新意,与众不同。然而,散文随笔不同于学术研究,又不能不以考证之考据为基础,仅仅只是灵光一闪,就能发现某种规律,也是痴人说梦,尽管,历史存在的事实,曾经有可能影响社会之发展。

     所以,始于晋、唐的三坊七巷的巷子太深,严复的宅院又太大。不如还是回到《与妻书》的林觉民小院子里,睹物思人。杨度曾经说:“若道中华国果亡,除非湖南人尽死”。作为湖南人的杨度先生,常以湖南人的血性而自豪,那么,福建人呢?志在必死的林觉民,不同样与"有心杀贼,无力回天"的谭嗣同一样慷慨悲壮么?只不过谭嗣同是忠于一个无权无势的傀儡皇帝,而林觉民则是要推翻一个腐朽的王朝,这就气势上的不同。呜呼!楚虽三户能亡秦,岂有堂堂中国空无人!我想这大概是三坊七巷的另一种精神禅示,如长沙的岳麓书院,宋末元初时,当蒙古南下鞑子入侵的时候,岳麓书院五百师生,全部拿起刀剑,尽数战死,这才是威武不能屈的中国精神,难道不是?